一定会先拖延一下时间迷惑一下那个弟子然后寻

 这场景似乎被这位亲传弟子清晰的看到了,他的口水已经滴出老长了,这货的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随后……一头栽倒在地。
 
    直到晕倒,他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出现了强烈的幻觉。
 
    周围的几个人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吸入了剂量极大的精神致幻剂,均是不同程度的出现了幻觉,不过,有个家伙或许是抵抗力足够强,在精神致幻剂的作用之下,他也出现了幻觉,但是却并没有立刻摔倒在地,而是主动的脱掉了裤子,然后对着天空来了一发——如果这时候夜空之上有飞机飞过的话,估计要被击落了。
 
    也幸亏是他的时间够短,刚刚释放完毕,精神致幻剂的作用便发挥到了巅峰,他彻底的失去了意识,裤子都来不及提,便已经光着屁股栽倒在地。
 
    这种时候真的要佩服那个中年男人的潜行能力,在这么多敌人的情况下,竟然还能顺利的完成任务,这种实力简直让人咋舌。
 
    十分钟之后,至少有十个人都已经倒在山顶的周围了。
 
    看来张不空下了莫大的决心,要把夜莺困在这片山顶了,只是可惜,如果没有比埃尔霍夫和苏锐的话,他真的要无限接近成功了。
 
    夜莺坐在床上,并不知道外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说实话,本来她的信心还不是很足,但是当那个中年男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柴房后面的草丛中时,她的信心开始渐渐的回来了。
 
    或许,今天真的可以顺顺当当的离开此地!
 
    果然,又过了五分钟,柴房的门被推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夜莺一个箭步便来到了门后。
 
    “是我,夜莺小姐,现在我们可以离开了。”那个中年男人说道。
 
    “好。”夜莺并没有任何的喜悦,这还不是她放松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把紧张给压在了心底,然后拉开了这扇简陋的柴房门。
 
    对于夜莺来说,这绝对是个充满了仪式感的动作!这也是她生命之中的重要时刻!
 
    迈步出去,就意味着永远也回不来了。
 
    或许,她这样离开,那些误会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消解了,可是,现在的夜莺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步跨出了柴房,夜风迎面吹来,夜莺觉得此时的空气无比的清新。
 
    “跟我走,夜莺小姐。”
 
    这中年男人带着夜莺快速的摸到了山顶旁边,然后默不作声的往下面走着。
 
    夜莺看着周围的情景,越发的觉得震撼。
 
    因为她看到好些个张不空的徒弟都倒在了地上,完全失去了知觉。
 
    夜莺完全想象不到,这个中年男人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能够无声无息的解决掉这么一大群高手,那么此人的实力得多么的恐怖?
 
    似乎是看穿了夜莺心中的疑惑,这个中年男人笑了笑,然后低声说道:“不过是精神致幻剂的定向释放而已。”
 
    他说的很简单,但是夜莺却知道,这绝对是极有难度的事情,且不说无声无息的摸到敌人的身边就很难办到,更何况,这还是空旷的山顶,并不是密闭的空间,浓度再高的精神致幻剂都会被夜风给稀释掉,对方得用的是什么手段,才能完成这个目标?
 
    夜莺觉得,自己的知识面和手段都需要极大的更新了,如果再在翠松山呆下去,可能就要和世界脱轨了。
 
    在松林之间一路向下,大概走了一百多米的样子,忽然从旁边传来了一声冷喝:“谁!给我站住!不要动!”
 
    夜莺二话不说,骤然朝着声音发出的位置扑了过去!
 
    她的身形如电,好像夜色之下的一道魅影!柔美之中又透着凌厉!
 
    夜莺的手中只有一把钝了的柴刀,她在前扑的时候,柴刀已经朝着前方猛然掷了出去!
 
    这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视线条件极差,那名弟子只感觉到前方猛然传来了一阵风,便大呼不妙,他本能的一转身,身体朝一侧扑了过去,也就是这个时候,柴刀也紧跟着呼啸而至!
 
    呲啦一声响!这柴刀把这弟子的后背给撕扯了开来,皮肤上被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鲜血淋漓!
 
    由此可见,夜莺直接就下了重手,根本没有给对方留活路的准备!
 
    毕竟她的性格本身就是属于敢爱敢恨的那种类型,既然张不空把她往死里相逼,那么夜莺为什么要给对方面子?
 
    这种时候,对敌人的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任!
 
    在柴刀撕开了对方的后背肌肤之后,那个弟子立刻发出了一声痛吼!
 
    “啊!”
 
    这声惨叫在夜色之下传出了老远!
 
    夜莺的身形已经紧跟着扑了上来,重重的一掌打在了对方的胸口!
 
    后者顿时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形倒飞而出,甚至还接连撞断了两棵松树!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然而,刚刚他发出的那痛叫声却已经远远的传开了。
 
    夜莺已经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好几声呼喊,皆是在询问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紧接着,破风之声便响了起来!
 
    那个中年男人见到这种情况,立刻拉起夜莺,朝着山下发足狂奔!
 
    他的心中有点不爽,因为夜莺动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他都还没来得及阻止!
 
    要是换做是他的话,一定会先拖延一下时间,迷惑一下那个弟子,然后寻找机会定向释放精神致幻剂!根本不可能让对方发出任何的喊声!
 
    可是,此时的这种情况,意味着这中年男人先前在山顶上的所有努力都打水漂了!
 
    如果夜莺一直都不出手的话,这位比埃尔霍夫的精英手下绝对有把握带着夜莺悄无声息的离开翠松山区域!
 
    但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硬生生的突围出去!
 
    ——————
 
    ps:今天就一章啦,难得假期,带小烈焰玩。春天阳光明媚,大家可以都出去走一走,花都开了。